本文作者:jujiu

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坐在学长的紫根上写作)

jujiu 01-09 7580 抢沙发

6.

我坐在办公室里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看沈熠写教案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嘴巴轻轻抿着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表情一丝不苟,随便穿了件白衬衫却比T台上的男模都要好看,可一想起他昨晚对我做的那档子事,我就诚心想给他捣点乱。

“沈熠一边被学长撞一边写作业?”

“嗯?”

只答应却不抬头,果然是个渣男。

一想起我腹肌还没摸到就先被吃干抹净,一股悲壮就油然而生,我拖着个小板凳过去,趁他不注意偷偷把手从衣服底下伸进去……

沈熠头也不抬:“宁宁,这里是办公室……”

“办公室怎么了?”

他凑到我耳边:“有摄像头。”

我丢!

触电般收回自己的手,脸瞬间红到爆炸,沈熠这个讨厌鬼,怎么不早告诉我!

他嘴角噙着一抹笑,眼睛不曾离开书本和电脑:“无聊了就看看书写写作业,不够写的话,我让你们教授再多布置一点。”

我去!他是魔鬼吧!

气得我拿书挡住脸磨牙,我怎么就屈服在他的淫威之下了呢,我早知道就应该反抗的呀,我怎么这么怂啊我……

沈熠抽空抬了下头,看我一脸悔不当初的表情,在电脑上敲下最后几个字,将笔记本合上,过来拦腰抱住我:

“后悔了?上了贼船可就逃不了了……”

“你干嘛啊?放开我!”

“刚才不是想要了?我现在就满足你!”

“你放屁!谁想、谁想……”

那几个字实在是有辱斯文、难以启齿!

“那就是我想,走,我们去内室!”

怎么还有内室啊,救命!

……

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虚的。

沈熠过去的二十六年一定是憋疯了,不然我都不会成这样,我在前面走,他在后面担心地跟着:“还能走吗?要不我送你回家休息?”

我咬牙切齿地盯着他:“现在不是你逼我修学分的时候了?”

他一下变得很心虚:“我那不是……不小心嘛……”

好一个不小心啊!

正说着,沈妈突然打来电话:“今晚回家吃饭,顺便把夏夏也叫来!”

“妈,宁宁怀孕了。”

沈妈愣住:“谁的?”

“我的。”

“什么?!”

电话那头的音量直接拔高了一个阶层,连我都听不下去了:“你赶紧带宁宁回来,我叫上你姜叔姜姨,咱好好商量商量这件事!”

挂了电话,我恨不能跳起来打他的头:“你胡说什么?就不怕你爸妈我爸妈打死我们?”

沈熠的眼神在我肚子上转了个圈:“怕什么,早晚都是既定事实。”

我丢!

“你个臭流氓,到时候有你好看的……”

我们驱车到家的时候,双方父母都已经聚齐,我一进门,四双眼睛就齐刷刷落在我肚子上:

“这都几个月了,怎么还不显怀呢……”

“难道还不到月份?”

“哎呀,你们急什么,去医院检查下不就知道了?”

说罢,四个人全副武装,上来把我围了个严实——

沈妈:“宁宁你不要怕啊,干妈一定伺候你顺利生下孩子……”

沈爸:“宁宁,你可真是我们家的大功臣……”

我妈:“哎呀你别挤我,我看不见我闺女了……”

我爸:“老婆你踩到我的脚啦……”

WTF?这什么情况?

我赶紧给沈熠使眼色,后者接收到之后,立马上来拉人:“爸妈,你们……”

结果,遭到了众人的一致仇视:

“臭小子还有脸说话?就是你诱拐我女儿?”

“你个禽兽啊!宁宁这么小你就下得去手!”

“来来来!爸爸也好久没跟你进行一场父子之间的游戏了!”

“亲家公,我来帮你!”

眼看沈熠被拉走,我被我妈和沈妈团团围住:“想跑?你以为跑的了和尚跑的了庙吗?还不给我们速速招来!”

事情的最后就是,沈熠吃了顿竹笋炒肉,我被我爸我妈带回家严加看管,双方父母命令我们在结婚之前不准有任何的亲近举动。

我倒是爽了,就是难受得沈熠天天给我发微信:

——宁宁,想死你了。

——宁宁,真想早点见到你啊。

——宁宁,睡了吗?好想听听你的声音。

呵,男人。

既然这样,我就勉为其难给他打个视频电话吧。

7.

事实证明,克服困难的往往不是理想和坚持,而是老色批那颗蠢蠢欲动的心。

经历过一个月准时准点下课放学回家,沈熠每天做得最大胆的事,就是送我回家的时候,在楼下亲亲我的嘴巴,然后依依不舍地目送我上楼。

期末考试将近,我爸妈难得允许沈熠来给我补课,在二老探照灯似的目光中,我们俩又无比纯洁地学习了一个月。

这天,沈熠在学校加完班迎着夜色来给我补课,刚才还清风徐徐的天气,忽然间风雨大作,雨水噼里啪啦击打着玻璃,配合着呼啸的狂风,霎时吹得街道上空无一人。

天气预报上说,台风提前登陆,提醒居民减少出行,我爸妈瞅着雨势叹了口气,突然间转头对着沈熠说道:“小熠今晚别回家了,就住这儿吧。”

闻言,我眼睛一亮:“真的?”

不出意料换来了我妈鄙夷的眼神:“瞅你那不值钱的样子,他住这儿有你什么事?老实回屋学你的习!”

“我这不是……想和沈老师多学一会儿嘛。”

说着,看向沈熠:“你说是吧,沈老师?”

沈熠笑笑,全程都是克己守礼的模样,丝毫不敢逾矩:“谢谢阿姨,今晚就由我来做饭吧。”

我妈满意地“嗯”了一声:“学习学累了,去厨房换换思路也不错。”

沈熠起了身,我跟在他身后。

故意无视我妈的眼神,速度溜进厨房,看到他盯着那一池子没洗的锅碗瓢盆后,尴尬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啊,我妈这人平时不太讲究……”

“没关系。”

话音未落,就见他轻车熟路的挽起袖子,将没洗的碗筷分类,再用海绵沾了水抹上洗洁精,那双拿粉笔的手啊,竟然还能用来干这个。

洗好碗筷,放进橱里,又见他拿出蔬菜和鸡蛋,熟练在案板上切菜、在碗里打鸡蛋的时候,我禁不住在想,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我说:“你在做什么啊?”

“西红柿炒蛋和咖喱炖土豆,很快就好了……”

我见到锅里咕嘟咕嘟冒出气泡,沈熠拿勺子舀了放在嘴边尝味的时候,忽然把目光转向我:“尝尝?”

我心说,这色香味俱全的,一看就好吃,但还是鬼使神差地把头凑过去:“啊……”

岂料,他一下按住我的后脑勺,我眼前一个场景变换,下一秒就被他按在冰箱上彻底强吻了,鉴于我是张着嘴巴,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跟我来了个抵死缠绵,到后来我喘不上气了,微微抬了抬下巴,他的吻顺势又划到我锁骨上……

“别、别在这里,我爸妈还在外面……”

他亲够了,笑着敲了下我的脑袋:“想什么呢!”

我一下撞进他似笑非笑的眼睛里,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心里跟猫挠似的难受:“沈熠……”

还没等我说完,我妈就在外面大声喊我:“你快给我看看这个电视节目怎么调……”

我一扭头就出去了,压根儿没注意到他眼神忽明忽暗地落在我身上好久。

……

一顿饭吃得无比和谐。

席间我爸妈一直夸赞沈熠的厨艺,当然是以我好吃懒做为背景,兴致上来了,沈熠还陪我爸喝了两盅,酒劲上来了人难免话多,他一个大学教授还能从容且淡定地听我爸吹野牛,遇上个别词汇听不懂的,还会虚心讨教一二。

饭后又主动擦桌子洗碗,把我妈爱看的经典老剧在电视上投屏,二老笑眯眯受用着,顺势就倒戈了。

“咚咚”

我正搁被窝里刷视频呢,有人敲响了我的房门,打开门,却是沈熠,穿着个我爸的睡衣,头发湿漉漉的,一看就刚洗完澡的模样:“叔叔阿姨让我来和你挤一挤。”

什么玩意儿?我没听错吧!

“你确定是我爸妈说的?”

他点头:“确定以及十分肯定。”

不不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

我往客厅探了探脑袋:“爸、妈……”

“叔叔阿姨怀念青春呢,短时间内不会理你的。”

好家伙!这是我爸妈还是他爸妈啊?

上下打量他一眼,一米八多的个子穿着个小一号的睡衣,扣子只系了几个,低眉顺眼站在那里,俨然一副请君入瓮的模样,只一眼,我就觉得口干舌燥了:“那什么,你先进来……”

他倒是听话,进来后,水汪汪的小眼神挺直白地盯着我,我也不跟他废话了,勾着他的脖颈一个跳跃:“小宝贝儿,我可想死你了……”

沈熠任我将他压倒在床上,笑眯眯解开睡衣:“小心别把叔叔的衣服整坏了……”

他不说我还没注意,忽然就想起个事来:“我屋里好像,没有那个……”

正经人谁屯这个啊:“不过我记得我爸那好像有……”

“……那要不,我去偷叔叔几个?”

好主意啊!

“那你快去快回……”

沈熠出门的时候,我还在故意冲他抛媚眼,他没忍住捏了我腰间的软肉一下,表情恶狠狠地盯着我:“你等我回来的。”

8.

得到爸妈的默许之后,我们的恋爱逐渐放肆起来。

沈熠在学校附近有一套公寓,大三之后,为了我能专心学习,双方父母商量后准许我们搬到一起住。

当然,条件是,在我毕业之前,不能怀孕。

我倒是无所谓,反正自己还年轻,不着急要孩子。

这天,沈熠去参加聚会,电话里说了晚上不会回来。

可是,我在大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摁门铃,没人理就一直摁,我烦不胜烦,披着衣服下楼,“哗啦”一下打开门,看见亦夏架着沈熠站在我家门口。

“老师,您这是……”

亦夏没好气地直翻白眼:“他喝醉了,路上一直叫你的名字。”

我眯起眼睛:“然后?”

她整个人都很无语:“你以为我想送啊?去的男老师里面没一个不是被搀出来的!”

我让了条缝,示意她把人弄进来,她的表情好像要吃了我似的:“你自己的男人不会自己弄啊?”

我那个气啊,不光是气沈熠大半夜喝成这样,更气的是,想起不久前亦夏在楼下亲他的画面……

真是想想,就让人火冒三丈!

亦夏说:“你那是什么眼神啊?”

我气得就差喊她快点滚蛋了!

她同样一脸的不爽:“得得得!好心当成驴肝肺!”

把沈熠丢给我之后,扬长而去,我看着不省人事的沈熠,用脚踢了踢他:“醒醒……”

他没醒,反而抓住了我的脚腕,嘴里乱七八糟地哼着:“宁宁……”

宁你妹啊!

我上去连拖带拽把人弄进浴室,又废了半天劲把他的衣服脱掉,花洒刚一打开,他一个激灵,下意识抓住了我的手,我没能逃过湿身的命运,还被他拽进了浴缸里——

“沈熠!”

直起身子,吐掉嘴里的水,还没看清局势,又被他压了上来,沈熠迷蒙的眼神盯着我,意乱情迷地喊我的名字:“宁宁……”

“你给我起来!”

他非但没听我的话起来,手还在飞快解我的扣子,我又羞又恼,拿拳头锤他,被他用袖子系住手腕后,从我的胳膊底下钻进来,嘴巴贴着我的耳朵:“宁宁,我爱你……”

“……”

说来也怪,就这一句话,我今晚的气消了大半,甚至还能在他亲我的时候偶尔回应一下,沈熠这人也不是酒品不行,但今晚的举动,多少有些故意!

“你起开!没那个不行……”

“放开我!!”

“沈熠!!!”

他妈的,禽兽啊……

在我无数次抗争失败后,只能选择物理防御,一口气咬上他的肩膀,心说疼痛怎么着也能唤回他的些许理智,却没想到竟然让这厮更兴奋了……

最后我只能扶着我的老腰,看着眼前的景象最终化为虚无……

……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嘴里只剩一口仙气,看着一脸愧疚地,扶着我的沈熠:“你完了,我要告我爸妈……”

他一边扶着我一边将抱枕垫在我的后腰,听见我的控诉后,十分严肃且认真地说了一句:“宁宁,我们去领证吧。”

领证?

我眯缝起眼睛:“你想屁吃!经历过昨晚绝对不可能!”

谁知道他哪天再来一次,我的小命会不会交代在这张床上!

“宁宁……”

沈熠哀怨的眼神提醒着我,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昨天晚上我们都没做安全措施……”

我一下炸毛了,不顾疼痛挺直了腰杆:“我用你提醒我?!”

丫的禽兽!但凡有点儿良心也不会不顾我的反对用强!个烂人!我呸!

“宁宁……”

他的手放在我腰上轻轻揉着,讨好的亲亲我的耳朵:“我们去领证好不好?我保证以后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好?”

“不好!”

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休想几句话就让我改变心意!

他一下又变得很委屈:“那你说怎么样嘛……”

“给我看你手机!”

个烂人!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预谋!

他脸上闪过一瞬间的不自然,幸亏被我捕捉到了:“绝对有鬼,快拿出来!”

“手机昨晚扔浴缸了,估计早就坏了……”

这番话,越说声音越小,到后面心虚得不行,我苦大仇深地盯着他的脸,就差歇斯底里的怒吼和摇摆了:“你陪我清白,你赔!”

他一下抱住我,轻声在我耳边:“把我自己赔给你,好不好?”

“不好!你本来就是我的了,这不公平!”

他笑得嘴角能翘到天上:“好好好,我本来就是你的……

9.

大四上半学期,我一不小心就怀孕了。

面对着双方家长的拷问,我只能如实招来。

沈熠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筹备好婚礼,顺理成章就把我娶了。

我还没能适应这种身份上的转变,他却在公开课的时候公然喊错了我的名字:“老婆,这个问题你来回答一下。”

最可怕的是,我还条件反射地站起来了。

面对一众同学起哄的声音,我整个人羞愧到无地自容。

这下全校师生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了,一时间,校园论坛上全是关于我们的帖子:

——震惊!师母竟和我是同一个班!

——心破碎!求安慰!我的男神竟已婚!

——笑不活了!我竟然在厕所撞见过师母!

还有人用我们俩的故事写小说——《我和教授那点儿事》、《教授和我的倾城时光》以及《扑倒年轻教授》!

真是绝了!

这件事情的热度让我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抛头露面,连上课都是帽子加口罩,把脸捂得严严实实。

沈熠倒是没什么,依旧大摇大摆上课,对于他那种高岭之花,大家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基本上没人敢开他的玩笑。

还有学校,因为这件事冲上了热搜,今年的报考率比往年翻了整整一番,学校领导笑眯眯给沈熠提拔了工位,现在基本上五湖四海去讲学。

更离谱的是,有一次他出差给我带了箱奶枣,我一尝,竟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决定给未出生的孩子取名为“早早”。

沈熠勉强就同意了,但之后明显限制了我吃枣的数量。

因为近期早孕反应严重,我几乎就没和沈熠同过床,他心里怨念横生的同时,还在旁边碎碎念道:“敢是个小子,就把他的头打掉……”

“你要打谁?”

我脸一虎,他秒变小媳妇:“我这不是,为咱闺女好吗……”

“你怎么知道是闺女?”

“那必然啊”提起这个,他瞬间变得很兴奋:“我这么起早贪黑地干活,为的不就是能有一个闺女……”

我脸一黑:“万一是儿子呢?”

“那就把他的头打掉……”

“你敢!”

我音量陡一拔高,他立刻狗腿地搂着我:“好好好,不敢不敢,我看这天色也不早了,快洗洗睡吧老婆……”

“……”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我今晚回我爸妈家住!”

“啊?为什么啊老婆?”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防止他一个兽性大发……

“我今晚睡客厅!睡客厅行不行啊老婆!”

“……”

见我不说话,他立刻追加保证:“睡两天、啊不睡三天!”

见我还不说话,他又哭丧着脸:“老婆,你不能这样对我!”

“……”

我说什么了啊!这人怎么这么戏精!

我说:“想让我留在这里,先睡一个月的客厅!”

说完,就扭头上楼了,全然不顾他的心碎呐喊,直到我晚上起夜,心血来潮去了趟客厅,发现他真搁沙发上躺着的时候,心突然就又软了。

盖个被子的功夫,他就抓住了我的手,幽深的眼睛在黑夜里跟小狼似的发亮:“你来了,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

“……”是又怎么样?

他将我扯下来亲亲我的嘴角:“今晚就别走了老婆……”

“——滚啊你!”

再次声明:本文转自知乎,如有侵权,联系后删除。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580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