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jujiu

我的医学梦论文(自然辩证法与医学的论文)

创始人简介

我的医学梦论文(自然辩证法与医学的论文)  第1张

专家简介:中南大学自动控制工程系教授,中国人工智能学会原副会长,国际导航与运动控制学会院士,IEEE终身研究员。中国人工智能最高奖吴文俊智能科技成就奖获得者。主要从事人工智能、智能系统、智能控制和智能机器人研究,为我国人工智能科学技术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被誉为中国智能控制学科的奠基人、中国智能机器人学科的奠基人、中国人工智能教育第一人。2003年,蔡自兴获得首届全国高校教学名师奖。

研究方向:人工智能、智能系统、智能控制和智能机器人。

研究成果:从事科研教育项目30余项,获国际奖2项,国家奖1项,省部级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三等奖2项,省优秀论文一等奖5项,二等奖1项,其他奖4项。获得首届全国教学名师奖、徐特立教育奖、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等。2003年起主持和合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专项。作为相关学科的学术带头人之一,其部分研究成果在国内外处于领先地位。

蔡自兴教授已经84岁了,但离“退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80岁之前,蔡自兴基本上全年无休,每天工作到22点才休息。进入八旬后,他似乎意识到自己应该慢下来,白天的工作计划依旧。他只在晚上打开电视,“看看年轻人在看什么。”

在业余时间,他喜欢跑步。从初中开始,我每天都在跑步,即使是下雨下雪的时候。即使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仍然保持着早起锻炼的习惯。他说:“你要努力,身体不好就学不好。”

早饭后,他将在家里的书房里开始一整天的工作。虽然离开学校多年,但他还是经常回到中南大学,在那里他见证了自己为AI事业奉献了半生。

1962年,24岁的蔡自兴从Xi交通大学电气工程系工业电气化及其自动化专业毕业,被国家分配到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开展教学科研工作,直至2017年退休。

之后,他把工作重点放在了写书、学术交流和自生人工智能上。现在,他依然保持着每年出版1-2本书的步伐,仅在2021-2022年就出版了两本AI英文书。

自从1983年与人工智能结缘以来,蔡自兴已经沉迷于这个领域40年了。对他来说,“年轻”一直是一个与年龄无关的概念。

他说虽然他这么老了,但他仍然想工作。“我给了AI半辈子。现在AI的大潮来了,我可以为国家做点什么了。”显然,当蔡自兴选择人工智能专业时,人工智能市场尚未形成。但当时他坚信“这项正在发展的技术一定会在中国的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

#01

从辍学生到中南大学教授

1950年,蔡自兴小学毕业后,考入福建莆田中学。上学期,他因为家庭拮据,辍学回家种地,耕牛、割草、捡柴。“有时他不得不在半夜跑到海里去采集牡蛎,捕鱼捕虾。”少年时期的劳动经历磨炼出了坚韧的性格,无形中影响了蔡自兴的人生道路。

蔡自兴人生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发生在1952年。在县农会的证明和支持下,蔡自兴得到了国家人民奖学金的资助,得以继续学业。1957年,他成为交通大学(现Xi交通大学)电气工程系工业电气化及自动化专业的大学生。

蔡自兴年轻时非常勤奋。他的大学生涯处于三年的困难时期,食物配给减半,经常处于饥饿状态。正在为钱发愁的蔡自兴已经五年没回过家了,因为他买不起火车票。当时学校处于半停课状态,下午和晚上都没有课。

但蔡自兴仍然制定了严格的学习计划,并一直学习专业书籍。为了阅读一些学术原著,他甚至自学了德语,能够阅读德语资料。而这种坚定的性格也一直伴随着他后来的工作和生活。

1962年大学毕业后,蔡自兴被国家分配到中南矿冶大学(现中南大学)任教,负责机电、自动化及自动控制工程系的教学和科研工作。历任助理教授、讲师、副教授、教授,为中南工业大学自动控制系和信息工程学院的学科建设做出了突出贡献。

据教授的助手刘介绍,经常说:“教学只是手段,培养人才才是目的。学生要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用爱关注他们的成长,用责任感严格要求他们的知识和研究。”

2008年是蔡自兴举办讲座最多的一年。70岁的蔡自兴同时教四门课程,其中一门是录像。蔡自兴一位博士生回忆说,“他讲课幽默风趣,不局限于课本,而是规范系统的,而且是中英文双语多媒体教学,非常生动,很受学生欢迎。”

说起父亲,毕业于中南大学自动化专业的蔡宇峰陷入了“苦水”:“他是一个典型的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教学和科研中的学者。即使我的大学是他的学生,他也没有得到‘特殊资源’。”

蔡玉凤回忆,从小到大,父亲很少干涉哥哥们的学习和工作思路。“他非常支持我们自己的决定。虽然他希望我们跟随他的脚步,走AI研究的道路,但他从来没有强迫过我们。”

2003年,为了表彰蔡自兴在教学方面的杰出贡献,教育部授予他第一所国家高等教育机构& # 34;全国教学名师& # 34;同年,宝钢教育基金会授予他全国优秀教师奖,2009年湖南省人民政府授予他徐特立教育奖。

#02

“余生做AI”

蔡自兴与艾结缘,并于1983年首次赴美求学。

蔡峰回忆说,出国留学需要大量的英语,但在蔡自兴英语水平基本为零。他在中学和大学学的是俄语,然后是德语,现在出国留学需要懂英语。

对于一个40岁的中年男人来说,想在短时间内学会英语出国,并不容易。“他相信天道酬勤,他也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那段时间,他每天晚上都拿个板凳坐在厨房里读英语。”通过没日没夜的学习,他的英语水平已经从“两个不懂”(双方都听不懂)变成了可以很自然地用英语和外国专家交流,教外国学生。

1983年5月至1985年6月,赴美国内华达大学电气工程与计算科学系机器人研究中心,后转学至美国普渡大学,师从“国际模式识别之父”、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傅教授和国际知名机器人专家保罗、卢教授,主修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学。

访问学者原本可以只研究一个学科或课程,但蔡自兴选择同时研究两个学科,并将人工智能的基础理论和技术应用于机器人研究。1984年,他在国际上首次提出机器人规划专家系统,实现了AI专家系统与机器人规划技术的结合。

同时,蔡自兴也关注国内教育。在傅教授的合作和指导下,与徐光友教授共同编写了《人工智能及其应用》教材,于1987年9月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成为我国第一本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人工智能著作。

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家科学技术委员会主任宋健指出:“我相信,由人工智能和模式识别引领的这门新学科,将为人类智能自动化时代做出根本性贡献。”

回国后,蔡自兴先后开设了人工智能、智能控制、机器人学、机器人控制、智能系统原理及应用等课程。在此期间,他的科研成果井喷,先后发表了《机器人原理及其应用》和《智能控制》两个相关领域的第一部系统著作,填补了国内出版空白芨研究和教学的急需。

此外,还提出了智能控制四元交叉结构理论、进化控制的思想和体系结构、智能科学学科体系的初步框架和学科特征、机器人学的基本结构和AI的核心要素等一系列基础理论,为中国和国际AI科学技术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蔡自兴说,作为老一辈的人工智能人,我们应该充分发挥我们的基础和优势,尽我们所能做更多的事情。几年来,他一方面通过会议报告或文章向全国的读者和听众传播AI的基础知识,进一步修订AI、智能控制、智能机器人等方面的专著/教材。,并继续向全国提供书籍和教科书。

2018年,蔡自兴还出版了科普小说《探索机器人王国》,向读者尤其是青少年传播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知识。

另一方面,他从未放弃AI的基础研究,在国外撰写出版了AI英文专著,为国内外AI的研发做出了新的贡献。

2021年5月,蔡自兴耗时两年,近600页的ai英文专著《人工智能:从开始到至今》(《AI:探古论今》)由WSP出版。

2022年,他几乎同样厚的英文专著《机器人学:从机械手到移动机器人》(Robotics:From Manipulator to Mobile Robot)也在国外出版。

经过60年的研究和教学,蔡自兴和他的研究团队撰写并发表了1000多篇关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论文,编辑并出版了50多本关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书籍。

为了避免理论探讨,将AI技术付诸实践,从2003年开始,蔡自兴团队开展了一系列重大科技项目,涉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和重大专项研究项目。

例如,与国防大学和吉林大学联合开展了为期15年(2003-2017年)的无人驾驶研究项目。也是国内最早、最具代表性的无人驾驶项目之一,获得了多项国内第一。2014年,蔡自兴获得第四届吴文俊人工智能科学技术奖& # 34;成就奖& # 34;。

#03

79岁与智慧医疗:AI父子梦

2014年11月,蔡宇峰陪同父亲蔡自兴赴沪领取吴文俊艾科技奖。蔡峰感到骄傲,也感受到父亲的坚持。“40年来,蔡先生的ai研究就像坐在‘冷板凳’上。很多研究AI的同行都放弃了AI,转战其他领域。只有他坚持下来了。”

也是在这之后,父亲几十年的研究成果产业化的想法开始在蔡宇峰心中生根发芽。

我的医学梦论文(自然辩证法与医学的论文)  第2张

▲ 蔡自兴教授与蔡昱峰合照▲蔡自兴教授和蔡玉凤合影。

当蔡自兴得知他的儿子有兴趣在人工智能领域创业时,他非常高兴。“他可以继续我持续了40多年的职业生涯。”

2015年,蔡自兴带着蔡宇峰到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智能机械研究所、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大学、北航、清华、北大、华中科技大学等国内领先的ai团队调研学习。“让他看看别人在做什么,多向这些牛学习。”

“这些团队给了我很多中肯的建议。比如北航的王教授说,高壁垒的意识让我受益匪浅。”在大学团队学习一年后,蔡宇峰牵头成立了资兴人工智能研究所,由蔡自兴担任首席科学家。得益于蔡自兴在行业内的影响力,紫星人工智能团队迅速聚集了一批ai领域的优质人才,其中大部分人都曾在蔡自兴接受过教育。

2016年的“人机大战”让蔡自兴意识到人工智能时代已经到来。2016年至2017年,蔡自兴在湖南举办了第一届和第二届人工智能高峰论坛。

在第二场论坛上,遗传与生殖医学专家、中信湘雅生殖与遗传医院院长卢光琇教授作为参会嘉宾做了15分钟的“AI+医疗”即兴演讲。她谈到了AI将给生殖遗传学领域带来的作用。

会后不久,双方宣布成立“广秀-资兴智能医学联合实验室”,开展人类染色体中期图像智能处理研究。

人类染色体核型分析以中期染色体为研究对象,根据染色体的长度、着丝粒位置、长臂与短臂的比例、有无随体等对染色体进行分析、比较、分类和编号。借助于显带技术,根据染色体结构和数目的变化进行诊断。

目前,医学领域已经发现了近万种人类染色体数目异常和结构畸变,以及100多种染色体疾病综合征。染色体病已成为自然流产和出生缺陷最常见的原因之一,发病率占50%。

核型分析技术已广泛应用于临床实验室、血液科、妇产科、生殖中心、计划生育研究所、职业病防治所、高校和科研院所等。

目前,紫星人工智能研发的AI染色体核型分析系统,通过超400万张染色体图片的数据测试,全自动识别准确率达98%以上,将原来25天的工作量缩减至1天,节省了近90%的工作时间。通过AI染色体核型分析系统出具辅助诊断报告超过30万例,在全国100多家三甲医院实现业务替代。

由于人工智能连续荣膺“工业和信息化部2018年度AI与实体经济融合创新项目”、“湖南省科技厅2019年度战略性新兴产业科技攻关及重大科技成果转化项目”。

2020年底,紫星核型智能分析系统已获得二类医疗器械注册证,其自主研发的染色体扫描仪也将于今年5月获得二类医疗器械注册证,即将投放市场。

未来,紫星人工智能将专注于染色体核型分析,逐步打通染色体全产业链,为医疗客户提供最专业、最全面的智能染色体核型分析技术服务。

相比父亲对ai学术和科研的重视,紫星人工智能创始人蔡宇峰更侧重于AI的应用和产业化。

蔡宇峰认为,这种差异与他们的成长轨迹和所处的时代背景有关。“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商界,而我父亲一直沉浸在学术研究中。当我决定创业的时候,AI也已经到了产业化的时间窗口。”紫星人工智能的成立,实现了两者优势的互补结合。

回过头来看,2016年之前AI行业发展太慢。以至于大部分从业者失去耐心,离开这个赛道。蔡自兴没有什么好办法来改变大环境。它只能带着自己的学生在AI领域坚持,在学术研究上不断积累实力,等待合适的时机。

2016年之后,随着AlphaGo事件,AI行业仿佛一下子被引爆。大家对AI的关注和期待上升,越来越多的人和机构加入进来,可谓是如火如荼。

2020年以来,整个AI行业的发展并没有很多人预期的那么快。行业经历了一个去泡沫化的过程,所以很多人再次唱衰AI行业。

对于这一点,蔡自兴的心态很平静:“我一直看好ai行业的未来。多年来,我们通过产业实践证明,今天的AI技术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方面可以创造明显的价值。30年来,我的书影响了近百万从业者。未来30年,希望自主研发的人工智能医疗产品能够服务全球数亿患者,完成我们AI为人民服务的使命。AI产业化的大潮已经到来,2-3年可能感觉慢,但10年发展快!”

阅读
分享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66人围观)参与讨论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